为什么程序员要大解放?只因我们一直都在“摇滚”

野狗将在7月31号举办“程序员大解放”摇滚音乐节。刚开始把这个想法告诉同事和同行,他们都吃了一惊,觉得我有点过。

我个人喜欢摇滚,但只喜欢特定的摇滚乐队。比如Metallica。

我最喜欢Metallica的《the unforgiven》这首歌。描述的是一个人从出生,到被社会磨平,直到放弃挣扎。它是大部分人的人生写照。

1

80后是纠结的一代,90后是独立的一代。

80后缺乏安全感。比如,80后手机里安装的新闻APP至少有两个,每天轮着看一遍。

“科举”是自古以来打破阶层板结的唯一通道。80后的父母们,给我们设立了人生的轨道是:重点小学、重点初中、重点高中、名牌大学、进事业单位和国企、国家养老送终。

结果是,上了高中,发现好像还需要上大学才能解脱;上了大学却发现现实是一毕业就失业;进了事业单位等于没了任何前途;国家养老已经基本不能期待的梦。

被教育的和现实差距特别大让我们这代人缺乏安全感。

Coding与互联网 – 打破阶层板结的新通道

我15岁来北京上大学,至今在北京已经13年。中国石油大学,半个物理勘探系。大学期间我一直勤于游戏。不但组建了200人的CS战队,更是做了很多模拟器汉化。结果是,成绩很差。毕业时,才发现自己并不可能去油田和国企。

优秀的同学都去了国内外知名能源企业,而我却“幸运的”进入了不怎么被看好的互联网行业。

08年,偶尔的一次机会,我发现互联网公司的所有Boss都是程序员。李彦宏,马化腾,丁磊,张小龙,周鸿祎,雷军,史玉柱等等都是程序员,除了马云这个商人。然后,我毅然选择了全职编程。

当初做出这个决定是艰难的,现在看起来很正确。Coding这个职业,不需要任何特殊关系,只要努力和一点点聪明就可以获得不错的成绩。在前公司,身边有很多学历不怎样的同学,但是技术却是顶梁柱。

如果没有互联网,如果不做程序员,我的生活可能不会如此精彩。

这个社会存在对程序员的偏见

当今的中国,浮躁的创业的风气不是我有资格评价的。

但是,当对着不懂技术的投资人似乎总有一种对牛弹琴的感觉。对方一眼疑虑和怀疑,你们这帮工程师能做什么?在他的脑子里面,都是如何快速变现,资本运作。

“请试着一句话说明白你的产品”,说完立刻摆出一副胜利和高高在上的表情。对于他们来说,技术不重要。

可爱的程序员们,新的血汗工厂

2

1985年出版的中文版《硅谷热》上有提到:“在硅谷,可以看到一种独特的生活方式和工作方式。工程师往往一天干15个小时,每周工作7天;很多人计划干上10年成个百万富翁,然后就退休”。

中国的很多公司,比如前公司,的确和硅谷差不多,也是一周六天,每天14个小时。但是他们的员工距离百万富翁的梦想却非常遥远。可能仅仅是每个月多了一两千的工资,赤裸裸的压榨和剥削。

一边喊着招不到技术人员,一边却内心充满偏见。

程序员们,单纯,内心火热,外表可爱。绝大多数的程序员都听摇滚。苦闷的生活需要释放。

以上就是一个80后的程序员为什么要办一场没有投资人、没有创业洗脑、没有HR和猎头的“程序员大解放”摇滚音乐节的原因之一。

3

关注“野狗实时”的微博,上传图片或视频证明你是最摇滚的程序员。有机会获得Gala和反光镜等乐队的签名CD。

4

知识共享许可协议
本站内容采用知识共享署名 4.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